海納百川》恐怖組織爲什麼在巴基斯坦襲擊中國人?(阿卜杜勒·巴西特)

Home / 新聞新聞 / 海納百川》恐怖組織爲什麼在巴基斯坦襲擊中國人?(阿卜杜勒·巴西特)

海納百川》恐怖組織爲什麼在巴基斯坦襲擊中國人?(阿卜杜勒·巴西特)

一輛載有中國人員的車隊,20日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瓜達爾東灣快速路遭遇自殺炸彈攻擊,造成人員傷亡。(摘自騰訊視頻)

天热狂吞冰伤身!中医揭每天「这3小时」吃最好

正如漫威漫畫裡一句老話所說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但能力大的國家也會招來嫉妒、憤恨和敵人。

這是中國在巴基斯坦遇襲後(令其懊惱不已)才學到的教訓。在巴基斯坦,中國的投資項目面臨複雜的形勢。從巴塔(TTP)等「聖戰」組織到俾路支省和信德省的民族分離主義組織,中國的公民和設施越來越多地受到當地這些恐怖組織的襲擊。

長期以來,中國一直是巴基斯坦武裝分子瞄準的目標。但最近,襲擊中國節奏的似乎在加快。最近一次襲擊發生在上週五,俾路支解放軍(BLA)在瓜達爾襲擊了中國的車隊。該組織曾多次策劃襲擊中國駐巴高價值目標,包括在2018年11月襲擊了中國駐卡拉奇領事館。

關於最近這次襲擊的傷亡人數,報導存在分歧,俾路支解放軍聲稱襲擊造成六名中國公民和三名保安死亡,而中國和巴基斯坦當局則聲稱只有一名中國公民受傷,兩名兒童死亡(俾路支解放軍聲稱這兩名兒童是被巴基斯坦軍隊射擊的霰彈殺傷的)。

不管傷亡有多慘重,這是今年發生的第四起嚴重襲擊事件,這也證明俾路支解放軍掌握了使用自殺式炸彈襲擊的新方法,這一趨勢令人擔憂。

新里程碑!中华运动禁药防制基金会揭牌

北京將不得不在全球範圍內應對更多的現實問題,而巴基斯坦不過是這些現實問題的一個縮影。隨着它成爲世界舞臺上的全球性大國,它必將招致恐怖組織的憤恨。北京願意與塔利班展開接觸可能是想在新阿富汗預防此類問題,但歷史證明,這對北京來說是一場風險不小的賭博。

中國試圖在另一起9·11恐怖襲擊發生前與塔利班達成協議,讓他們對阿富汗境內的中國恐怖組織採取行動,但目前尚不清楚塔利班是否會對這些組織動手。

據報導,在關注焦點方面,北京和塔利班達成的新協議可能與老協議沒什麼不同。但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即在該地區生活着大量中國公民,包括那些住在喀布爾的勇敢企業家們,他們可能不會遵守塔利班即將施行的各種伊斯蘭教法。那麼,誰來保證他們的安全?而且這些都無助於北京解決更大的問題,即一旦你成爲超級大國,你就不可避免地會招來敵人。

在上週五瓜達爾襲擊案發生前,九名在巴基斯坦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達蘇水電站項目工作的中國工程師被殺。直到現在還沒有組織正式聲稱對這起襲擊事件負責。在這起襲擊發生後不久,另一個俾路支分離主義組織(俾路支解放陣線)在卡拉奇向兩名中國公民開槍,導致一人受傷。3月,還是在卡拉奇,一個信德省分離主義組織曾在一起槍擊案中打傷了一名中國公民。而在去年12月,已有兩起類似事件發生。

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農融4月在奎達市的塞雷納酒店險些遭遇巴塔襲擊。需對這一系列嚴重事件負責的行爲主體越來越多,這突顯出中國在巴基斯坦面臨着日益嚴重的問題。

在所有這些襲擊中,最成功的一次是對達蘇項目的襲擊。中國消息來源稱這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TIM)與巴塔合作發起的攻擊行動。巴基斯坦和中國還趁機指責印度——長期以來,兩國一直指責印度應對巴基斯坦境內發生的恐襲事件負責。

更正式的是,在阿富汗塔利班對中國進行爲期兩天的訪問時,北京似乎擴大了追責的範圍,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要求塔利班徹底切斷其與東突的關係,並在阿富汗對其採取行動,因爲「東突是對中國國家安全的直接威脅」。

热气球爱河场不敌气候即起喊卡 月世界10/26起加场

雖然沒有明確說明,但該聲明似乎是一次警告,暗示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權後,北京承認塔利班政府的條件是什麼。北京仍持續關注東突問題,認爲塔利班掌權後阿富汗可能會出現動盪局勢,東突勢力也許會藉機滋生蔓延,成長爲中國的心腹大患。 塔利班曾保證會管控東突威脅,但目前尚不清楚北京到底有多相信塔利班的這一保證。

然而,針對中國公民和巴基斯坦項目的恐怖襲擊卻突然增加了,這突顯出在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大背景下,武力反華行動是如何發展的。

如今,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日益成長爲阿富汗最重要的鄰居。這改變了人們對中國的普遍看法,並引發了緊張局勢。

陆时装电商SHEIN爆红估值冲上千亿美元 数十宗侵权诉讼缠身

這種緊張局勢在巴基斯坦最爲明顯。儘管北京和伊斯蘭堡是親密的朋友和戰略伙伴,但在所有國家中,在巴基斯坦發生的中國公民遇襲事件一直是最多的。

對北京來說,這種情況有可能變得更糟。在過去二十年中,美國駐軍阿富汗遏制了來自該國的恐怖主義威脅,這意味着中國不必過於關注安全問題。但隨着美國的撤離,駐留在阿富汗土地上的「美國大魔鬼」將不再阻撓恐怖主義的發展,安全緩衝區消失了。

中國除了在塔吉克斯坦建立由本國直接控制的基地和在巴達赫尚省爲阿富汗前政府軍建立基地外(這些基地目前的狀況不得而知,可能已被塔利班控制),還曾試圖在瓦罕走廊一側建立基地並向塔吉克和巴基斯坦武裝提供支持來加強其對阿富汗的直接防禦能力。

而這樣有限的行動還是在美軍仍駐留阿富汗時實施的,那時美軍還能確保壓制住阿富汗武裝組織,甚至幫忙打擊反華武裝。2018年2月,美軍襲擊了位於巴達赫尚省的幾處營地,而據報導正是塔利班和東突組織在使用這些營地。

中國的問題還有可能變得更糟。美國因發動全球反恐戰爭而被視爲是發動了更廣泛意義上的反穆斯林十字軍東征,再加上它介入阿富汗問題,美國成了伊斯蘭聖戰的主要攻擊目標。儘管如此,中國卻要面對本地區「聖戰」組織和民族分離主義組織的雙重敵視。

信德省和俾路支省民族分離主義組織將中國視爲一個新殖民主義強權,正掠奪他們的資源,並與他們的主要對手巴基斯坦政府結成聯盟,使他們本就糟糕透頂的社會經濟狀況雪上加霜。俾路支解放陣線聲稱對中國公民在卡拉奇遭槍擊事件負責,他們在聲明中明確闡明瞭上述觀點:「在開發項目的外衣下,中國不僅勾結巴基斯坦政府一同掠奪俾路支省的資源,而且還協助巴基斯坦政府迫害俾路支省民衆。」

而「聖戰」組織則不像分離主義組織那樣一直將憤怒的矛頭指向中國,而是繼續將美國和西方視爲他們的主要外部對手。但同時,他們針對中國的宣傳敘事也在明顯增多。

新崛起的理論家,如來自緬甸的穆夫提(譯註:解釋伊斯蘭教法典的穆斯林)阿布·扎·阿爾-布爾米(Abu Zar al-Burmi),將這些敘事拼接在了一起。自2015年以來,富有煽動性的演說家布爾米一直稱中國是美國撤出阿富汗後的下一個新殖民主義強權。例如,布爾米在一份聲明中告訴他的追隨者,「聖戰者應該知道,烏瑪未來的敵人是中國,爲了打擊穆斯林,中國每天都在打造武器。」在另一個名爲「讓我們搞亂中國」的視頻中,他主張,「塔利班在阿富汗獲勝後……我們的下一個目標將是中國。」

他的反華言論與「中國迫害穆斯林」的殖民主義敘事相結合,成功引導聖戰分子將目光投向了北京。一些印度尼西亞聖戰組織和中亞的極端民族主義者也對此產生了情緒上的共鳴。

長期以來,新疆一直是全球「聖戰」組織的討論焦點,但各「聖戰」組織卻從未投入資源去爲新疆做點什麼。雖然還不清楚這種情況是否發生了變化,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說法正在變得愈加尖銳,新疆已不再像過去那樣只是個邊緣問題。

屏东荣总开幕 急重症医疗进驻

對於像巴基斯坦這樣的周邊國家來說,新疆問題一直是一個燙手的政治山芋,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經常支持中國的做法併爲其做辯護。這隻會加劇「聖戰」組織對巴基斯坦政府的憤怒。然而,對這些組織來說,在新疆或中國內陸攻擊中國目標是一項很難完成的任務。

陈时中影片接连被爆民进党有人出手了?郭正亮竟回4字

相比之下,中巴經濟走廊(一個由公路、鐵路、電力項目和其他項目組成的網絡,將從新疆進入巴基斯坦吉爾吉特-巴爾的斯坦地區,最終到達瓜達爾港)會給這些組織獻上許多傷害北京和巴基斯坦政府的機會。中國在巴基斯坦的投資已經成爲北京的軟肋。

血红的白玫瑰

在計劃好的下一個階段,中巴經濟走廊將在巴基斯坦進一步延伸。除了正式的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在巴基斯坦還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潛在中國目標,他們是成千上萬的個人旅行者和企業家,這些企業家會利用快捷簽證的便利進入巴基斯坦去尋找商機。

闪避三大军演区 飞东京班机绕大半个台湾

這將使巴基斯坦恐怖組織可以攻擊的中國目標急劇增多,並提高巴基斯坦政府保護中國人的難度。更多的中國人和巴基斯坦人可能會受到影響。

北京面臨的問題是,中國在巴基斯坦(以及阿富汗和更遠地區)的目標將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當地的中國人越來越多,以及中國與巴基斯坦政府結成了聯盟,而巴基斯坦在當地卻有太多的敵人,此外還因爲中國在全球範圍內變得日益突出。

防疫概念股 重掌多头大旗

恐怖組織的最終目標是傳遞政治信息,以引起人們對其事業的關注;而驚人的暴力行爲則是他們爲實現這一目標而使用的工具。每次攻擊都有助於他們傳播信息,招募追隨者並籌款等。通過打擊中國(當今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聖戰」組織、民族分離主義者和其他恐怖組織必然會逐步受到關注。中國也會漸漸發現,伴隨大國地位而來的是巨大的風險。(作者爲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政治暴力和恐怖主義研究中心研究員)

AI广告文案舆情系统 助企业抢攻转型商机

(本文來源:觀察者網由冠羣譯自美國「外交政策」網站,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